<form id="klodz"><strike id="klodz"></strike></form><th id="klodz"></th>

<nav id="klodz"><big id="klodz"><noframes id="klodz"></noframes></big></nav>
      <dd id="klodz"><track id="klodz"></track></dd>

        1. <span id="klodz"></span>
          字號:

          《完美國際2》不一樣的朧族秘史

          時間:2014-09-22 作者:17173 參與評論
          文 章
          摘 要
          《完美國際2》朧族秘史

            朧族秘史

           

            倉庚泣,玄鳥殆,熒惑守心,驚世奇象泄天機

           

            萬劫湮,朝啼殤,蒼閻玉清,命懸一線覬圣影

           

            第一章 窮天之變

           

            早有傳聞,“七殺盟”這個神秘詭譎的組織,入會者皆是各個宗派地位非常尊崇的要人。他們皆因覬覦“神之子”之力而互相勾結,自成立的數百年間,收羅眾多關于“神之子”的線索秘文,虛虛實實,真偽難辯。

           

            “七殺盟”成立二百七十周年,老盟主傳位于長子殷海蹤,次年,殷海蹤迎娶了羽族暗羽部的公主墨澈心,娶親之日,整個“七殺盟”因墨澈心帶來的一份“嫁妝”而群情激蕩。這份嫁妝是一份古老的書簡,書簡中記載的則是關于“神之子”藏身之所 -- 伽羅天刑和無幻燦天。

           

            據記載,伽羅天刑乃“神之子”衡閻身居之地。每隔三百年,在熒惑守心之日,無極海東極之地將會浮現一座海島,海島上空盤旋著大量的倉庚和玄鳥。令人稱奇的是,這些倉庚和玄鳥似乎不敢降落在海島上,它們只是不停的哀哀悲鳴,待到倉庚啼血,玄鳥殆亡,這座海島方才隱沒于云海之間。顯現的時間非常的短暫。

           

            居住在伽羅天刑的人,除了“神之子”外,還有他的守護者兼權力的實行者 -- 四位途判,分別是:鬼叟、吊命、邪忘、魈嬗。其中,以鬼叟、吊命二位途判為首的“非法庭”負責擒拿完美世界中的野心家、陰謀份子。而邪忘掌管的“禍央宮”則是囚禁這些惡人的地獄之所。魈嬗則領導著“神之子”的親衛隊,駐守在天荒城。

           

            每隔三百年,伽羅天刑浮現之時,鬼叟和吊命便攜一干拘邢長和拘役鬼差于“漁村”登陸,擒拿完美世界的惡人,并將其囚禁在“禍央宮”的海底囚牢之內。其中若有愿意改過向善之人,則會送往無幻燦天,待改過自新后施以秘法,得以重生。而在伽羅天刑隱匿的三百年里,鬼叟和吊命則會派遣人員前往完美大陸收集情報,將為惡之人的資料載入“斷薄”,待三百年一出之時,便依照四位途判之意,將為惡者通通擒回。

           

            經“七殺盟”的幾位宗主研究,認為這古簡記載的內容可信度非常高。殷海蹤更是找來萬流城長老的同門師弟瀝海天官,據瀝海天官推算,完美歷960年仲月朔日子時(2月初一23點-1點)正是“伽羅天刑”出現在無極海東端之日。

           

            確定日期后,“七殺盟”開始為出海尋找“伽羅天刑”秘密打造船只,而與他們的對抗的“仙俠島”很快就發現了“七殺盟”種種異常的舉動,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那些收集“神之子”情報的七殺盟眾鮮有出現。“仙俠島”島主燕遲聲感到此事非常蹊蹺,忙與“七殺盟”內應人族法師易殊取得聯系,在了解“七殺盟”意圖之后,“仙俠島”的各位義士也紛紛行動起來。

           

            完美歷959年冬月晦日(11月月末),“七殺盟”全體成員,駕駛著當時最先進的船只于太極灘出發。為防止消息走漏,遭遇“仙俠島”眾人的阻擊,幾位宗主在太極灘至碎玉灘布下結界。而此舉并未難倒早有準備的燕遲聲,未出半個時辰,結界便被破解,“仙俠島”的船只在燕遲聲的一聲令下后也揚帆起航。

           

            第二章 遽變危機

           

            兩膄船一前一后很快駛出萬劫城海域,七殺盟眾人心中雀躍之情按下不表,單說仙俠島的義士,在對待何時出手阻止七殺盟這件事情上發生了嚴重的分歧。以一合門首領天幕為首的認為,此乃天賜良機,不應阻止七殺盟尋找神之子,而應該是尾隨其后,靜觀其變。如真的找到神之子,到時再出手保護,也不失為仙俠島俠義之舉。這個想法,得到了大多數義士的贊同,于是,仙俠島眾法師齊力施法,將整艘船只隱匿起來,只做遠遠的跟隨。

           

            七殺盟中,各個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在平時,他們早就會發現后面的跟蹤者。可惜,對無上力量的崇拜之情及想要占為已有的貪婪私欲徹底沖昏了他們的頭腦。他們不光沒有發現“仙俠島”的跟蹤,而且對如死黑色的海水也視而不見,一場滅頂的危機正悄悄的靠近他們的船只。

           

            相傳,無極海中有一種生物喚名丑笑,是一種腳上有蹼,牙齒橫生的怪物。上古時代,它們的族長與巡海夜叉簽訂了契約,通過犧牲一小部份靈魂獲得了強大的黑魔法,可以在無法洞悉的黑暗之中對敵人進行無形地攻擊。七殺盟龐大的船只,以及船上涌動著的修行者強大的靈力,吸引了丑笑族人的注意。面對這樣一群可怕的生物,就算是法力高強的七殺盟也很難全身而退。

           

            戰云飛涌掀塵浪,海天妖禍血濤生

           

            七殺盟與丑笑族這場生死之戰打了近一天一夜。等仙俠島眾人趕到時,面對那慘烈的景象,心智稍微軟弱些的人眼淚都掉了下來。誰也沒有想到,以狠譎聞名的七殺盟的滅門之災來得競是如此的突然,又是如此的戲劇。

           

            面對七殺盟的慘狀,燕遲聲心中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他讓眾法師解除法術,命近半數的仙俠島人登上七殺盟的船只,察看傷情,尋找生還者。悲痛籠罩在眾人心頭,使大家忽略了最重要的險情,危機并沒有解除,好戰、殘忍的丑笑族人并未遠離。

           

            七殺盟幾乎是全軍覆滅。生命尚存一線的僅剩二十一人,除了盟主夫人墨澈心外,還有火夜宗宗主夜官圓缺,霧候宗副宗主之女水聆,端陰宗宗主之侄漠江,以及臥底的人族法師易殊。

           

            正當仙俠島人眾人要將這些重傷患移至自己的船上時,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仙俠島的船只不見了!燕遲聲大喊一聲“不妙”,忙率眾人馭起飛劍四下尋找。怎奈海水茫茫,哪里還有船只的蹤影,留在船上的半數仙俠島人就這樣和他們的船一同消失了。最終,他們大部份成了丑笑族的果腹之物,只有極少數的幸運者,在最后的關頭馭起飛劍

           

            逃離海面,但最終也因法力衰弱,難以支持而一頭扎進海中。后被祖靈州藥師救起,此乃后話了。

           

            無奈之下,燕遲聲只好率余部返回七殺盟的船上。慶幸的是,船只并未受到太大的損傷。燕遲聲恐再遭遇不測,讓法師繼續施法將船只隱匿航行,也因此躲避了丑笑人的再次襲擊。

           

            七殺盟的傷患在仙俠島人的悉心醫治下,病情漸有起色。令人眾人欣慰的是,掌握大量關于“神之子”秘密的盟主夫人墨澈心于翌日便蘇醒過來。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墨澈心醒來的第一句話,不是詢問七殺盟眾人安危,而是向人確認時間!當得知還有兩日就是朔日時,墨澈心緊蹙的秀眉舒展開來。

           

            二日后,船只終于行駛到無極海東極之地,人們在企盼和忐忑中數著時間。仲月朔日子時,黑風無月。無極海之上,水掀三千丈,一道蒼雷劃破天空,強烈電球竄入海中,巨能推擠無極海之水,掀啟矗天水壁,蔚為壯觀!水壁沖天而起,沒入云天之中,天際染成一片金色。

           

            一道封天之浪過后,一座島嶼浮現在東極盡頭,與此同時,數道黑影沖向天際。

           

            此番景象直看得仙俠島眾人目瞪口呆。正當大家不知所措之時,一個嬌媚的聲音緩緩道:“伽羅天刑就在前方,大家何不棄船登岸,一覲神之子威德?”

           

            仿若從夢中驚醒一般,眾人等不及船只靠岸,紛紛馭起飛劍飛向傳說中的伽羅天刑。

           

            人們鵲躍吵雜的聲音將倉庚和玄鳥的悲鳴掩蓋,伴隨著最后一人燕遲聲的進入,倉庚的嘴角滲出鮮血,伽羅天刑漸漸隱匿在水天之間。


          韩国女主播网站